西安雁塔甘露医院西安雁塔甘露医院联系电话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公告 >

    合肥男子进城打拼十年攒下55万元,被抑郁症妻子分一万多笔捐出

    时间:2019-09-18 09:36    作者:甘露医院     浏览数:

    十年积蓄,“一朝”清零。这一记沉重的打击,让合肥的苏俊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而他从农村到城市,辛苦十年打拼攒下的存款,竟是被妻子“一捐而空”。原来,近四年来,妻子瞒着苏俊,陆续在支付宝和微信公益平台上捐出了一万多笔资助,合计55 万元。发现这一反常行为后,苏俊带着妻子前去医院诊断,医生确诊妻子为中度抑郁症患者。然而,已经捐出的善款怎么办?

    孩子的到来给家庭增加很多欢乐

    数十万元积蓄,突然“没了”

    今年33岁的苏俊,在合肥一家私企做IT 工作。平时工作是“996”模式,还经常需要加班、出差。但不抽烟、不喝酒的苏俊还保持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多年来积攒下50 多万元存款。

    2014 年5 月,经人介绍,苏俊认识了妻子小梅。妻子个头不高,容貌秀丽,是个娇小可爱的90 后女生。两人挺合得来,次年,在双方父母的支持下,二人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2017 年5 月份,小两口又喜迎爱情结晶,宝宝出生了。孩子的到来,为小家庭增添了很多欢乐,但小梅的情绪也在悄悄变化着。

    “之前,她是做会计工作,但总说在单位有人要害她,和同事关系也始终弄不好。”苏俊说,虽然当时无法理解,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只得同意小梅辞职在家。

    之后,小梅的情绪经常性烦躁,为避免她情绪波动,苏俊将工资收入都交由小梅保管。因工作繁忙,而且出于对小梅的信任,苏俊很少过问家庭的财务情况。

    直到2019 年元宵节的时候,苏俊的岳父因心脏病住进了医院,在办住院手续交钱的时候,苏俊提议,为岳父支付一些手术费,但小梅却说家里的“钱都没了!”

    患抑郁症妻子四年捐款一万多笔,耗尽家里的积蓄

    四年时间,妻子捐款一万多笔

    小梅的话,让苏俊十分诧异。“结婚后,我的工资都会交给她,加上前些年的积蓄,应该积攒有几十万了。”苏俊说,当时听到妻子说,几万块钱的住院费都拿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掉了。”

    在家人的追问下,小梅这才说出了真相。原来,小梅这几年一直在通过微信和支付宝平台向公益募捐项目进行捐款。苏俊用手机翻看这些年妻子的捐款记录。捐款从2015 年起,一开始很少,只是零星支出,而最主要的捐款集中在2017 年和2018 年,共向全国218 家基金会捐款,累计捐出55 万元,捐款项目也有很多种,比如圆艾滋儿童上学梦、南北方水灾告急、免费午餐小善大爱、给爷爷奶奶添新衣等等。

    “捐得最多的是一对一贫困帮扶项目,少则每人1000元,多的有7500 元,累计资助了有300 多位,金额达33万,这些帮扶对象中大部分是上学的孩子,有200 多名,还有部分贫困的老人、老兵等。”苏俊一一盘点了小梅的捐款明细,单次捐款最多的一笔是2018 年10 月4 日,通过支付宝公益给一个名为“共塑乡村医疗”的公益项目,一次就捐了8000块。

    苏俊统计后查明,“微信公益捐款是439209.41 元,计13929笔;通过支付宝公益捐款是113782.07 元,计3035 笔。累计总捐款552990.48 元。”

    小梅被合肥四院诊断为中度抑郁症

    背后原因,竟是她患上抑郁症

    这些存款,是小家的所有,是农村青年苏俊在城市里近十年打拼所得,但对于他来说,倾刻间“化为乌有”。

    苏俊的家中,还有小弟尚未婚配,为了兄弟俩上学,年过六旬的父母仍在打工还债。小梅辞职在家,两岁多的宝宝嗷嗷待哺,还有房贷在还……“突然发现所有的积蓄没了,对我打击很大。”苏俊说,直到现在,他还瞒着自己的父母,怕老人接受不了。

    另一方面,事情发生后,小梅的病态,也引起了苏俊的重视。他将小梅带到医院做了检查,最终小梅被确诊为“(中度)抑郁症”。

    苏俊这才联想到,这几年来,爱人平时确有异常行为。比如,小梅整天不怎么说话,经常情绪不好,郁郁寡欢,对家里的老人,甚至小孩都很少关心。经常会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情,跟家人生气。今年年初开始,小梅还经常失眠,有时候,情绪失控时,会大喊大叫说自己没有价值,感觉压抑,感觉人人都讨厌她、要害她。

    而对于“捐款”上的大方,生活中的小梅则完全相反。“她生活上非常节俭,夏天也舍不得在家里开空调,结婚几年,我们俩都没怎么添置新衣服。”苏俊说,有一次自己想给老家添一台热水器,也被小梅拒绝了。

    为了家庭的和谐,加上孩子才2 岁多,苏俊平时更多的是将精力放在工作和照料家庭上。“平时也是小心翼翼,避免引起她情绪波动。”

    苏俊也曾打听过小梅捐款的原因,“起初确实因为同情慈善项目上的帮扶对象,就小额捐过,后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总是想去捐款。”苏俊说,最多的时候,小梅一分钟之内捐过八九个项目,甚至有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她说捐得越多,就越不敢和家人说,时常有内疚感、负罪感,但是后边还是会用捐款来安慰自己。”

    捐出的善款,还能否退回?

    积德行善,苏俊觉得无可厚非,但因为妻子的行为,一下子将小家推向了深渊。悲痛之后,苏俊开始寻求帮助,苏俊认为,小梅是因为抑郁症无法控制自己,才将家中的积蓄捐献一空,希望受捐赠的基金会能够给予理解和同情,退回捐款。但这条路,并不容易走。

    从2019 年2 月,苏俊对小梅捐款信息进行收集整理,包括募捐的时间、公益项目名称、捐款金额和发起募捐项目的基金会等信息,花了两个月时间,将这些材料集结成册。光捐款明细,就用了652 页A4 纸双面打印。

    苏俊开始联系一些捐款款项较大的基金会,说明来意,并希望退还捐款。有的基金会了解到他的实际情况后,为其办理了少部分退款;也有的基金会捐款额较小如几十块钱的,工作人员主动捐款几十元以作资助。“到目前,能退回的资助款项有2 万元左右。”苏俊说,因为时间周期长,大部分慈善项目都已执行,款项也已拨付到受助人,大部分基金会表示无法再退款了。

    从法律上说,小梅的捐款能否要回呢?安徽和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梦解释,本身公益性质的赠与是不能撤销的,但是如果这个患者本人经过司法鉴定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乃至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话,其赠与行为如果已经超过她自己当时的精神健康状况可适应的民事活动范围,可以要求退回捐款。当事人可以自己去找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做鉴定。

    对于律师提出的观点,苏俊也进行过咨询,但是难度不小,“捐款时间跨度有4 年时间,而且要鉴定捐款行为是在患抑郁症情况下实施的,难度太大,更何况捐款去向包括200 多家公益基金会。”

    耐心陪伴,呼吁关注抑郁症

    “捐款项目已被执行无法退还,我也理解。”苏俊说,虽然妻子是在抑郁症病态下捐款,但她的行为也是在默默做善事、献爱心,帮助到那么多人,对社会是有益的,我很欣慰,也能理解她,但同时,苏俊也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抑郁症患者的痛苦与家庭的不易。

    小梅也提过离婚,但苏俊没有同意。“如果没了我,她的日子更难过,孩子还小,我们需要一起陪伴他长大。”妻子被确诊后,苏俊对小梅更是贴心照顾,除了让她按时服药,还细心开导、安慰,希望她重拾对生活的信心,寻回自己的价值。

    采访的最后,苏俊想到了赵本山的一句小品台词:人生最痛苦的是“人还在,钱没了”。苏俊说,他的痛苦可能就是这样吧。

    “虽然难,但男人嘛,就是要扛事的!”这句话,更像是苏俊在为自己打气。(文中小梅、苏俊为化名)

    机构:确实收到捐款但退回很难

    9 月16日,记者也联系了支付宝方面相关工作人员,得到回应称,经初步核实,小梅的捐款从2015年开始,一共涉及1300 多个项目,3000 多笔,大部分拨付公益机构后,已经捐出去了。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和已经执行的情况来看,捐款是没有退还的先例的。“但是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们和公益机构都会尽力协助挽回,最起码还没有执行的款项,希望能退还给捐赠人。”该公司公关人员称,因涉及机构和项目太多,查询和沟通都需要时间,请小梅与家人多等一些时间。

    此外,腾讯方面也回复称,因为捐赠行为为时已久,善款大概率已拨付使用,估计退回可能性不太高,但是会尽力了解情况,有进展会及时与苏俊联系。

    医生:有抑郁症状要早到医院确诊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神经症科主任医师谢雯表示,抑郁症的主要表现有每天大部分时间情绪低落,快乐感缺失,经常闷闷不乐,有时候还会伴随着焦虑、离群,不愿意社交,甚至食欲减退、躯体不舒服等症状。如果这种症状持续2 周,则应该到医院确诊。

    现实生活中,女性的发病率会高一些,从年龄上看,每个年龄段都有发病的可能,但20 到30 岁相对多一些,而有抑郁症遗传史的人,是高发人群。

    如果患者是轻度抑郁症,可以进行心理治疗,家人多些关爱与陪伴,进行情绪疏导,也可以通过增加运动、锻炼,来增加愉悦的感觉进行改善。但如果是中度以上抑郁症患者,则要进行药物治疗。

    来源:新安晚报、安徽网

    关注西安雁塔甘露医院,是政府批准的专业治疗心理及精神类疾病专科医院,国家“十三五”精神病患者康复救助定点医疗机构,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干预二科分级诊疗单位,2017年荣获雁塔区健康帮扶《优秀单位》荣誉称号。
    西安甘露精神病医院西安精神病医院治疗抑郁症医院治疗焦虑症医院西安甘露医院
    热门关键词
    西安甘露医院

    版权所有 西安雁塔甘露医院 网站地图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太白南路与光华路十字甘露医院 咨询电话:029-88220226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就医遵照医生诊断 备案号:陕ICP备17005165号-1